觀看的方式

圖:Visualizing Friendships
連結自Visualizing Friendships By:Paul Butler

上週的新聞報導了Facebook的實習生Paul Butler,將Facebook十萬對互為朋友之用戶所居住的城市、以及城市間的人際網絡有條理地運用軟體分析並視覺化出來,其結果就是上面這張圖。Paul Butler的這張分析圖,或說這這份作品,在程式運算時,會以點標示每個使用者所在的城市,並且兩兩用線連接之間有互為朋友的都市。Paul Butler還適切第加入了一些影響視覺呈現的變數,導致於某些城市間若互為朋友的Facebook用戶越多,其線段在圖上顯示的層級就會比較貼近表面,並且依表面到底層依序定義從白、藍一直到黑的顏色漸層,因此,若某兩城市間與彼此的Facebook朋友群越多,連接線顏色會變得最白。

誠如鄭月秀教授在其著作《網路藝術》中所提到的:「地圖性的資料美學…為的是呈現錯綜複雜中的脈絡,將原本隱藏或看不見的軌跡,過地圖性的手法呈現出一種可見的資料性美學」。(鄭月秀:《網路藝術》,頁90。臺北,藝術家。)Paul Butler也在其網誌提到:「他對於地理與政治框架如何影響人們與其朋友間的居住地點感到興趣」。雖然我認同這張漂亮的資料視覺化圖案,以適切的配色再加上點線交織的地圖樣貌,儼然舊如同Facebook宣各著自己使用者分佈廣泛,以及使用者眾。但我覺得Paul Butler在文末提到的:” it’s a reaffirmation of the impact we have in connecting people, even across oceans and borders. “就這張圖來看,似乎有那麼一點點稍稍不足。

圖:Charles Minard’s information graphic of Napoleon’s march
連結自:http://www.resilience.org/stories/2007-11-17/who-has-oil

Regine於2008在知名網站 we make money not 所發表的 Visualizing: Tracing an aesthetics of data 一文中(中譯在此),從古至今舉了一些資料視覺化的範例。如法國土木工程師Charles Joseph Minard針對俄法戰爭所繪製的法國部隊傷亡消長圖、到運用Google news作色塊視覺呈現的 news map 等等。其中國部隊傷亡消長圖算是很經典的例子。眾所皆知,拿破崙於1812-1813攻打俄國的戰爭是大敗而歸,這張圖的米色部份是由左看到右,色塊的大小是部隊人數前往俄國途中所遞減的量,我們可以發現,米色色塊越來越小,人數一直遞減。反之,黑色色塊則是由右看到左,是自莫斯科返回法國途中人數傷亡的呈現。我們亦可看到,人數更少了。這張圖有趣的地方在於,Charles Joseph Minard將部隊運作的走向(色塊的延展方向)、部隊人數的多少(色塊的粗細)、部隊的匯集與分散(色塊的匯集與分岔)、實際地理地理位置(河流、城市位置的標示)、當時溫度(圖表下方折線圖),全部以時間軸的方式整理在同一張圖上,資料雖多卻讓人一目了然。

圖:Who has the oil?
連結自:http://civicactions.com/blog/who_has_the_oil

同樣我們來看另一個例子,Who has the oil? 這張世界地圖以2004年底為止各國產油量為基準,去定義各國領土大小,也就是說,油產量多的,領土也大,因此我們就看到上面這個有趣的現象。原本的美國、加拿大、中國、俄國等大國,領圖全都縮水一大圈,更不要說台灣,根本消失了!而沙烏地阿拉伯則躍升為最大國。諷刺的是,各國的顏色所代表的是,灰、淺藍色系是用油較少,而亮藍色、橘色則是高度用油國家。產油多中東地區的反而用油少,產油少的西方世界反而用油跟喝開水一樣大量。國家領土藉由不同數據重新定義大小,而彼此的供需關係亦由顏色巧妙地呈現出來˙,令人覺得相當有趣。

因此,回到Paul Butler的這張圖Visualizing Friendships,程式在以龐大的資料量運算之下我們能夠看出,Facebook的用戶主要是集中在歐、美、東協、印度、台灣、部份南美、非州、澳洲等國家,這些用戶的人際網絡則以光點和線條重疊描繪出整個世界的面貌,也就是直接描繪出整個世界地圖。但是,這張圖作畫的基礎本來就是以每個Facebook使用者的所在城市經緯度為定位,再輔以每兩個城市彼此互為朋友之數量作為權重以定義其亮度(白色最亮 – 藍色 – 黑色最暗),因此其實早在資料輸入之前,應該就能夠想像到這張圖完成算圖時的樣貌。

其實我想說的是,這張圖的呈現,在運算的處理上可以再多點想像空間。目前而言,我們僅能發現用戶集中在歐、美、東協、印度、台灣、部份南美、非州、澳洲這樣的資訊,但是,能不能用不同的運算方式,以既有的資料,去玩出如同「法國部隊傷亡消長圖」、以及 ” Who has the oil?” 這些維度、觀看角度、構思都不同以往的視覺化方式?當然,Visualizing Friendships可以視為是一個開端,我們期待Paul Butler能夠在Facebook這間有趣又創新的公司中,繼續嘗試出更多變的資料視覺化呈現!

Related Links:
Visualizing Friendships
「數位化」社會網路的地理分佈(via Patterns of Mind
Visualizing: Tracing an aesthetics of data(via we make money not
Who has the oil?(via energybulletin.net
*[前po] 對人性的反思:Monument (If it Bleeds, it Leads)
*[前po] 7000 oaks and counting
(觀看全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