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造生活

Photo Credit: Kotaro Iwaoka via Flickr.com

這幾年3D印表機的風行,讓社會深度思考了所謂「數位製作」的可能性。我在過去在碩班時期,只因覺得有趣,憑藉自己的力量進行小型電子電路的開發,雖然當時沒有感覺,但是現在回想起來,原來當時上網搜尋資料,與國內外網友討論技術細節的過程,其實就是一種自造者的精神!

FabLife:衍生自數位製造的「製作技術的未來」,連結自https://bloodkeith.wordpress.com/

平心而論,國內已經有非常多的學校早已備妥3D Printer,CNC等等各式數位加工製造器具,提供空間與購置設備其實只是最低限度地準備而已?不要說台灣9大自造者空間(2014年資料)早已叱吒風雲,更遑論大同大學Future Ward未來產房,運用既有資源與傳統,配合募資呈現的驚人規模。如果回到我們自己身上,我們成立自造者空間的價值與定位,一直是我與同事在腦力激盪的部分。

偶然發現了FabLife:衍生自數位製造的「製作技術的未來」(FabLife:デジタルファブリケーションから生まれる「つくりかたの未来」,作者:田中浩也 ,譯者:許郁文,出版社:馥林文化)這本書,立刻就刷卡了,感謝老婆對於我時常刷卡購物的容忍,隨然還沒有讀完,但裡面有幾的地方卻是讓我茅塞頓開,茲記錄如下:

位元與原子:

數位製造工具將虛境與實境的隔閡打破,位元與原子是互為表裡的關係。的確,電腦已經成為一種「家電」,強大的運送能力不止在家裡的的桌面上,也在於你我手中的行動裝置。數位製造工具的普及,讓思路與物質成品得以直接連接,這種令人興奮的快感,我想早在圖文印表機普及時,就已經完全顯露出來。麥克·魯漢(Marshall McLuhan)認為,任何一種技術都是一種媒介,當然,數位製造工具也可納入媒介的範疇,而媒介是人體的延伸。換句話說,新工具有效提升人的延伸範圍,虛擬與真實的互換更加頻繁,這是一種社會本質上的革新。

先不要求產值的測試場合

FabLab在wikipedia的定義是:提供數位製造服務的小型工作室。自造者空間可以視為個人製造文化的發展原點,除了提供數位工具機,亦擔任製造知識交換與分享的場域。使用者可以憑藉自身的力量,化身成為技師,打造出自己理想的物件,這種概念既創新又復古,似乎把製造精神延伸到工業革命之前的工匠時代。FabLab提供一個場合,讓有興趣自己動手的「玩家」,在此進行製造的討論與技術分享,並「學習」(Learn),「製造」(Make),「分享」(Share)(FabLab的共同Logo即以此三個核心概念組成)把「使用者」與「製造者」的角色定位拉近。換言之,FabLab「不是把1放大成100」的場所,「而是從0到1」,從無生有的場所!

FabLab LOGO,連結自https://en.wikipedia.org/wiki/Fab_lab

 

因此,可以預想的是,這是一個充滿實驗性的地方,任何事情都充滿著創新與嘗試。但有時候得到資源做事情真的非常的累,因為要想辦法達成KPI(關鍵績效指標,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s),倘若變相要求該空間必須年產值多少多少,經營起來會有其限制與壓力。不過這倒不是說可以隨意經營,鬆散配置,曾經聽到有人說:創意必須建立在有紀律的環境當中,我想就是如此。雖然不要求金額上的產值,但是倒是可以在參與人次,參與社會服務等層面來妥善審核產出的質量。

FabLab內部循環與融合的元素

FabLife第60頁提到,FabLab內部當中,「物品」(Prototype),「事件」(Story),「詞彙」(Experience)三者在其內部啟動與循環。雖然我沒看過原文,但是我一直覺得這裡翻得很奇怪,特別是Experience,為何叫做「詞彙」???偶然發現中國也有出版這本書,書名為「FabLife:迎接创客新时代 」,關於這個部分,它翻得比較好:「成品」(Prototype),「」(Story),「經驗」(Experience)。關於FabLab內運作模式,這樣就好理解多了:製造者有了需求與想像(故事),開始進行製造(將位元轉化為原子,資訊轉化為物質),並與其他人進行交流討論(個人與社群),成品被製造出來(成品與故事),使用又產生經驗,而經驗又形成故事…一直反覆下去。

故事的誕生,連結自http://chuansong.me/n/1536447

Related Link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