貫串創作的靈光

特色照片:摘自久園 基金會 via Flickr.com

最近正在閱讀公東的教堂這本書,除了深深感慨為什麼會有這麼用心的異鄉人,會遠從千里到台灣這個跟自己八竿子打不著的地方貢獻一生外,更對於我自己對教育的努力,遠不如公東高工的老師們而感到不好意思。再怎麼想,我都覺得信仰的力量實在不可思議。

錫質平神父(Hilber Jakob),連結自天主教台東縣私立公東高工全球資訊網
http://www.ktus.ttct.edu.tw/new1-1.htm

2005年我人生第一次出國,目的地是英國約克,去拜訪老友們。說是拜訪倒不如說是剛退伍,給自己放一個長假。我在英國逗留了一月,從剛剛見到教堂的激動莫名,到最後幾天的索然無味,我徹底呈現了觀光客該有的情緒曲線。第一次參觀的教堂是約克大教堂(York Minster),光是在門口我就被這座從起建迄今已經約700多年的教堂嚇死,尖塔高聳入雲端的氣勢,以及石牆的雄偉與精緻的石刻裝飾,在在都讓我對西方傳統工藝欽佩不已。而約克大教堂內部聞名的「大東窗」(Great East Window)與「五姐妹窗」(Five Sisters Window),除了讓我呆坐在教堂內整個下午細細品味外,更讓我離開教堂前,忍痛到教堂附設商品店敗了一本彩繪玻璃專書(£20, 當時1英鎊兌臺幣60元)。從2005到現在我寫這篇文章已經經過十年,卻因為當時教堂內部藉由光影醞釀的氣氛,將那天下午的氣溫、氣味、心中的衝擊感受,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記憶當中。

Great East Window, via http://yorkminster.org/visit-york-minster/minster-treasures/medieval-stained-glass.html

公東教堂也有彩繪玻璃,相較於約克大教堂的氣勢與宏偉,這座教堂呈現的感受是一種婉約與內斂的溫厚。我對約克大教堂的彩繪玻璃沒有研究,我也不精通聖經故事,但是直觀來說,兩者的彩繪玻璃其實不需比較,因為我相信透過光所為教堂帶來的神性之光,兩者相去不遠。公東教堂的彩繪玻璃,以一種比較象徵性的呈現手法,來訴說耶穌被釘上十字架的過程,以及最後復活的故事。我始終覺得彩繪玻璃非常神奇,若光的進入角度與強弱不同,相同圖案呈現的力度與氛圍也隨之不同。聖經創世記第一章提到: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這道光,透過彩繪玻璃,把神的感召無限延伸到教堂當中。

160107-2

公東教堂彩繪玻璃:苦路場景8 – 背十字架的基督勸慰悲慟的婦女們
Photo By 久園 基金會 via Flickr.com

 

第一次聽到柯比意(Le Corbusier)這個大師的名字,是從安藤忠雄自傳「建築家安藤忠雄」。眾所皆知,柯比意的巔峰之作:廊香教堂(Chapelle Notre-Dame-du-Haut de Ronchamp)對安藤忠雄啟迪甚深。我沒有去過法國,但是光看安藤的建築作品,比對廊香教堂的設計,就可以知道安藤所謂的「充滿暴力的光」的那種衝擊性。清水模與開孔,再加上光,簡單的元素造就單純,但在思想上是無限迴廊似的思考空間。我猜想,是不是就是透過建築這樣的容器,重新把陽光擷取分配,並在像是廊香教堂這類的空間當中,把神的光忠實呈現,讓來訪的人們直達宗教的先端。另外,我又想到,安藤忠雄曾說,他年輕歷經打拳,並有別於學院派,以自學方式走向建築家之路,一直以來,人生很多經歷都以失敗收場。不過他總是「從剩餘的可能性中,抓住了微小的希望之光,拼命地生存下去」。我想這也是一種「神光」。

G.Vielle, la chapelle Notre-Dame du Haut, Ronchamp © ADAGP, 2013, Paris 連結自:http://www.collinenotredameduhaut.com/discover/the_chapel_of_notre-dame_du_haut.1586.html

最近看到一件很有趣的作品,一個用3D列印技術製作的數位日晷:A 3D-Printed Digital Sun Dial Is as Easy to Read as a Cheap Digital Watch(via GIZMODO),會隨著太陽角度不同,以十分為單位進行顯示(如下圖)。作者甚至大方公開製作的原理與數學眉角,我大略看了一下,原來南北半球也會有差異。雖然不是很懂,但是似乎是藉由巧妙的孔徑設計,引導不同角度的陽光呈現不同的數字,創意十足,甚至提供購買。若你是Maker狂人,這裡還有作者提供的可列印stl檔

Digital Sundial, via http://gizmodo.com/a-3d-printed-digital-sun-dial-is-as-easy-to-read-as-a-c-1750182339?utm_content=buffer3449e&utm_medium=social&utm_source=twitter.com&utm_campaign=buffer

從古典到當代,從建築到日晷,從國外到國內,我們看到了光在創作當中的必要性,以及其延伸的思考空間。

Related Link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