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體的語言:序言重點摘要(上)

Photo Credit: bswise via Flickr.com

以下是針對列夫·曼諾維奇(Lev Manovich)的著作:新媒體的語言(The Language of New Media),該書本序言章節,所作的重點節錄,若有誤謬歡迎指正。

曼諾維奇以蘇聯紀錄片的先驅、紀錄片導演和理論家吉加·維爾托夫(Dziga Vertov)1的作品:The Man with the Movie Camera(1929)為主軸,用電影理論的觀點,詮釋數位媒體所使用的語言。

電影的觀看方式、時間結構、敘事法則、經驗連結,已經成為電腦使用者對文化資訊進行解讀與互動所採用的基本模式。對觀者而言,電影是被「了解」(Understand),但對電腦使用者而言,他們則是「說」(speak)介面的語言。電腦使用者對介面的態度是積極的,他們使用介面進行各種工作。

而在電腦遊戲中,控制虛擬攝影機就如同控制英雄角色一樣重要。我們可發現「電影式」的感知方式,在電影本身的權力上,形成一種主軸。像這樣強調照片與電影攝影機的「流動性」的形式,構成了一種非常規的觀點。

蒙太奇(montage)是20世紀創造偽真實的關鍵,若要探究科技仿造的歷史,結果將會導向數位合成(digital compositing)。作者將數位合成以蒙太奇技法進行區分,共可分成兩類:

  • 時序性蒙太奇(temporal montage)
  • 單鏡頭為主之多畫面合成蒙太奇(mantage with in a shot)

影片可藉由蒙太奇,改變影像原本的本質意義,進而創造出無中生有的物件。數位合成雖然可以創造一種「無縫的虛擬空間」,但這樣的能力不見得是數位合成的唯一目的。其實不同的視覺環境可以各自保持自己的本體性,而不用非得要整合統一,不同的環境可以在語義(semantically)上進行激盪。

班傑明(Benjamin)2將掌鏡者(cameraman)比做外科醫生3,他可以將畫面推遠或推進,還可穿透外殼進入事物之中。藉由這種新的流動性,攝影機將無所不在,而且還可以超人的視野,針對任何物件做特寫鏡頭。

當照片可以收納到底片合當中,或是收編到新聞片段中,被拍攝物件的體積大小,以及所在位置將被棄置忽略。這種狀態呼應了大眾社會對於「萬事須均等」的需求。

實體空間與事物的分解隨著現代化而來,這裡所謂的「分解」(disruption)是指「物件」與「事物的關聯性」上的「特權的交換」以及「象徵性的流動(mobile sign)」。現代化的概念等同於班傑明(Benjamin)對於電影的看法,以及維希留(Paul Virilio)4對於電信的詮釋。這是一種較後期,而且更為進階的連續過程,這種過程將物體轉為流動性的象徵。在此之前,不同的實體空間只能在雜誌中並置,或是收納到底片盒中,而現在,他們則能同時出現於電子螢幕中。

承上,這種視野是一種電腦的視野,當這種視野可以透過電腦運算能力進行擴張,並且去除雜訊時,這將會是人類視野在未來的真實再現模式。這是一種數位化的格局。但勿將電腦圖像視為一種低階的真實再現,它其實是一種不同現實的寫實呈現。

因此,維爾托夫(Vertov)可視為20世紀最重要的「資料庫製片者」(database filmmaker)。電影The Man with the Movie Camera(1929),或許是當代媒體藝術中將「想像力化為資料庫」的絕佳案例。

維爾托夫(Vertov)的影片如同其他新媒體一樣,具有多個層級,它們是:

  1. 故事
  2. 觀眾在電影院看到的所有鏡頭
  3. 電影本身的全部連續鏡頭

承上,若第三層為文本(text),那第一層與第二層則可視為第三層的「元文本」(metatexts)。

特效(effects)是電影的一種新的描述(speaking)方式。

那麼,為何維爾托夫(Vertov)的電影可以與新媒體產生關連?那是因為他證明了特效(effects)是能夠被轉換為具備意含的藝術語言。但是,為何電腦動畫之父約翰惠特尼(John Whitney)的作品呈現出來的只能算是純特效(effects are just effects)?而維爾托夫(Vertov)的特效卻能取得意含?這是因為維爾托夫(Vertov)所攝製的影片,是來自於使用新科技進行拍攝,而這種新科技是用來擷取、操作並佈署影像,這樣的運作影像的過程,可以用維爾托夫所定義的詞 “kino-eye”來歸納之。這讓維爾托夫的影片呈現一種論點:”kino-eye”5可以用以解構世界。


Reference:

  1. 吉加·維爾托夫是蘇聯紀錄片的先驅、紀錄片導演和電影理論家。他的電影實踐了當時流行的真實電影,以及創立了吉加·維爾托夫集團 via wikipedia
  2. Walter Benjamin, 華特·班傑明,德國哲學家、文化評論者、折衷主義思想家。
  3. 出自 The Work of Art in the Age of Mechanical Reproduction.
  4. 保羅‧維希留(Paul Virilio, 1932-)法國哲學家。
  5. WHY THE NAME KINO-EYE? http://kino-eye.com/about/kino-ey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