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距參展與觀展

Photo Credit: Sand portret, Gerben van Heijningen via flickr.com


Google及其技術合作團隊與倫敦科學博物館(Science Museum, London),於2012年共同展出一項名為Web Lab的展覽(目前已停止服務)。這個展覽非常特別,Google運用自身強大的資源,與眾多合作夥伴打造了一個可以遠距參與、線上與展場兩端互動的虛實整合展覽;本文中,我們來談談這個有趣的展覽,以及相關、類似的科技藝術作品。

如何運用大眾的智慧打造仿生獸與聲紋吊飾

Photo Credit: pieter musterd via flickr.com

荷蘭藝術家泰奧‧揚森(Theo Jansen)製作的仿生獸(Strandbeest),多次來臺展出,它那奇妙的結構與不可思議的運作模式,總是能在展場吸引大家駐足欣賞。但是如果自己有強烈的慾望想要擁有一臺(隻?)仿生獸,那該怎辦?作者的官方網站就有販售模型的引導頁面,這個可動的自組模型似乎和「大人的科學」所附贈的是一樣的。可是,數位時代,或說,自造時代,光買個模型回來自己組合,好像對愛好找麻煩的人,實在挑戰幸甚低。幸好,知名 DIY 網站教學 Instructables,總是提供了各種解決之道。若登上網站搜尋Strandbeest看看,你將發現數量多到可以做到手軟的各種教學;這些教學都是世界各地的創作同好,將自己的創意付諸實現之後,把心得整理後進行分享的發布平台。

想像擴增於實境與虛境的交界

圖:《CyberCube》新媒體展演,摘自:Peppercorns 黑川互動媒體藝術FB

拜影像辨識技術的進步,與硬體價格的下降,動作擷取技術不但成熟而且容易取得;像是由日本影片製作人淺井宣通(Nobumichi Asai)團隊,所開發的臉部投影特效影片「OMOTE」,以及58 屆葛萊美獎(Grammy Awards)頒獎典禮中,女神卡卡(Lady Gaga)在表演開頭的即時妝容特效,都是透過高速攝影機等設備,辨識臉部與追蹤動態,並將視覺效果即時投影到表演者頭部,進行容貌的改變1。透過這樣的作品,運用動作捕捉技術,配合光雕投影(Projection Mapping)的呈現形式,讓科技展演有了新的可能性。


OMOTE / REAL-TIME FACE TRACKING & PROJECTION MAPPING from nobumichi asai on Vimeo.

  1. 楊安琪. (2016). 音樂結合英特爾技術,女神卡卡致敬大衛鮑伊表演驚喜十足. Retrieved from https://technews.tw/2016/02/17/lady-gaga-with-intel-2016-grammys-david-bowie-tribute/

Arduino Yún獨立運作的問題

Photo Credit: jProgr via flickr.com

物聯網是當紅炸子雞,早就想用Arduino來做些不一樣的事情,最近拿出買了之後的沒用到的Arduino Yún來進行實驗,當然,最經典的例子莫過於把感測器的資料,透過電路板以無線網路方式傳到雲端,運用temboo傳送資料到Google試算表做呈現1

我的想法很簡單,拿Arduino Yún跟溫度感測器DHT11相連結2,抓取我研究室的室溫之後(為什麼要抓我研究室的溫度?ㄜ,不要問,很可怕。),透過temboo將資料傳送的Google文件上呈現,如此,我便可以遠端隨時查詢相關數據。下圖是整體結構的運作方式:

  1. 請參閱Save Arduino Yún data to a spreadsheet, 或是CAVEDU專業技術教學團隊, 簡介 Temboo 的 IoT 模式 – 支援 Arduino / Arduino Yun / Samsung ARTIK 與 TI LaunchPad
  2. DHT11使用方式可參閱:Ming’s Blogger, Arduino範例19:利用DHT11抓取溫度和濕度

野人獻曝之個人工作與知識管理

The Case of the Curiously Missing Librarian
Photo Credit: Chris Chabot via Flickr.com

為了想提升個人的生產力,我對於「個人時間個人時間管理」相關議題頗有興趣。我常常好奇,到底同事、同學、更厲害的人、前輩、主管都是怎樣分配自己的時間。時間其實是一種稀有珍貴的資源,過去就過去了,無法再生,但你可能會說,阿時間不就是睡一覺起來,明天又來了?但是世間事總有deadline,這代表計畫是有時間的限度的。而明天也有明天的狀況,在我看來,每日都是不同的,如同佛家說的「無常」,這代表我們更要珍惜每一刻。

新舊媒體的幻覺營造:透視法

Panorama Mesdag, The Hague
Cavalry on the beach.
Photo Credit: alh1 via Flickr.com

這學期初邀請了藝術家林旺廷來談談錄像藝術,班上同學都大有啟發。特別是創作的核心概念,以及作品觀看的方式,大家都有如醍醐灌頂。最近他在歐洲旅行,我注意到他來到了位於荷蘭海牙的梅斯達格全景博物館(Panorama Mesdag) ,這些照片真是令人驚奇。

位元與原子

上次的文章中,我提到了FabLife:衍生自數位製造的「製作技術的未來」這本書的重點,說了一些自己的看法。剛好,最近轉換了一下工作內容,手邊的專案又是關係到數位自造工具,故在此想分享一點工作心得與內容。

臺北市立大學博愛校區的多項建築,都是建築師修澤蘭的作品。修澤蘭擅長運用幾何造型形造立體層次感,這在許多早期公家機關的建築當中,非常常見。其中,北市大的圍牆線條看似沒有任何規則可言,其實這也是修建築師設計的「女字牆」。由於北市大早期是女師專,因此,透過「女」字來構築牆面,也算是有著自己的歷史脈絡並連結了記憶與情感。

臺北市立大學女字牆

在我上次的討論「自造生活」中提到,FabLife:衍生自數位製造的「製作技術的未來」一書中說明了FabLab內部當中,「成品」(Prototype),「故事」(Story),「經驗」(Experience)三個內涵元素彼此循環的過程當中,建構了FabLab運作的主要概念。更進一步說明,就是製造者有了需求與想像(故事),開始進行製造(將位元轉化為原子,資訊轉化為物質),並與其他人進行交流討論(個人與社群),成品被製造出來(成品與故事),使用又產生經驗,而經驗又形成故事…一直反覆下去。

貫串創作的靈光

特色照片:摘自久園 基金會 via Flickr.com

最近正在閱讀公東的教堂這本書,除了深深感慨為什麼會有這麼用心的異鄉人,會遠從千里到台灣這個跟自己八竿子打不著的地方貢獻一生外,更對於我自己對教育的努力,遠不如公東高工的老師們而感到不好意思。再怎麼想,我都覺得信仰的力量實在不可思議。

自造生活

Photo Credit: Kotaro Iwaoka via Flickr.com

這幾年3D印表機的風行,讓社會深度思考了所謂「數位製作」的可能性。我在過去在碩班時期,只因覺得有趣,憑藉自己的力量進行小型電子電路的開發,雖然當時沒有感覺,但是現在回想起來,原來當時上網搜尋資料,與國內外網友討論技術細節的過程,其實就是一種自造者的精神!

關於本次數位藝術組系展,我的一點看法

大家好:

數位藝術組的系展已經來到尾聲,
各位同學展覽辛苦了。

我來到視藝系已經兩年多了,
基本上,我認為視藝系是古典美術系,
與時下視覺傳達設計,數位多媒體設計系,動畫設計系,新媒體藝術系,應用藝術系等等系所,
還是有很大的不同。

系所沒有優劣問題,只有發展與專攻的領域分野,
我認為創作者應該用心思考:你到底要發展哪種核心概念與技法?
好好利用系上資源來盡力達成。

平心而論,數位藝術是一個很大的領域,
涵蓋太多呈現形式與技法,
不要說同學,我也不可能窮究這些內容。
我覺得一個作品好或不好,
創作者的初心很重要。

何謂初心?
就是你想要修「數位藝術」這個主修,想要做點創作的熱情原力,
當然,或許我過度高估每位同學的標準,
我想同學選我的課,
「有可能」是:
或許是我比較好講話,
或許我是導師,
或許別的主修額滿選不到,
抑或是沒什麼特別的想法,選了就選了,
我都尊重。
當然,如果你一心想做數位藝術創作,
又一直在嘗試,這堂課當然非常歡迎你來修習。

不管你是上述哪種原因選我這堂主修,
我都會盡力跟你溝通創作概念,
引導你進行創作,
從我花很多時間跟每位同學討論,到場觀看作品,
我相信同學應該能夠了解。

我非常了解同學們由於過去媒體技法經驗不足,
因此畢業作品在創作之時常常會遭遇困難,
這是正常之事,我也不以此為標準為難大家。
其實我比較在乎的是,
同學們有沒有:

  • 盡力找出相關經典作品,努力臨摹作品型態
  • 對於自己不足之處,有沒有發現如何克服問題
  • 不知如何克服問題,有沒有找老師討論?
  • 創作遇到瓶頸是自己真的不喜歡,不擅長,還是在逃避不想面對技法問題?
  • 佈置展覽有沒有先去思考自己需要哪個位置?
  • 佈置展覽之前有沒有先去歸納,自己需要哪些設備與物件?
  • 佈展與撤展的時間自己有沒有辦法配合,若無法該如何協調?

展覽後,我時常出入系館,也常看到同學的作品有以下問題:

  • 沒開機
  • 有開機沒影像
  • 沒有電
  • 電線外露橫擺

以上等等問題,都會造成觀眾對於你作品的評價下降,
試問,匆匆經過的觀眾,誰會知道你前一週的完美演出,
他只知道他經過的那一分鐘,你是沒畫面的故障作品,
排除故障,時常關心作品狀態,也是一名合格的創作者應有的責任,
「數位藝術」不比其他古典技法作品,掛上去,放上去就沒事了,
「數位藝術」涵蓋了電子設備的不確定性,更考驗創作者的思慮是否周全,
從創作初心,一直到展前佈局,以致於展覽之時的巡查關心,到撤展的效率,
都是創作者應該積極投入的所有部分。

我常常跟同學講:「先開槍再瞄準」,
做不好,沒關係,
不會,沒關係,
東西不好看,沒關係,
系展展出不盡理想,沒關係,
重點是我們透過這次展覽的經驗,
知道自己可能:

  • 規劃過於草率
  • 設備掌握不確實
  • 忘記開關機
  • 不知道電腦會當機
  • 錯過布展與撤展時間等等

但沒有關係,我們的目標在畢業展,
我希望同學能夠修正此次展覽遇到的諸多問題,
好好地為明年展覽進行準備,
提醒大家,
這個主修不是設計來刁難大家,
但是修「數位藝術」你一定會遭受到諸多磨難
有可能作品最後依然不甚理想
但是我跟大家保證,
透過考驗與試煉,修正問題與反省,
你會學到更多寶貴的人生體驗,以及解決問題的態度與能力
一起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