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古的電子藝術 The Messenger

圖:擷取自http://flickr.com/photos/nearnearfuture/sets/72157594271626970/

最近為了忙提Proposal的事情,又忙了好久,回顧前年年底也是在這種戰備的狀況之下渡過,真是扎實。不過由於沒有好點子,所以提案的事情可能緩一緩了,雖然有點沮喪,但是為了作品好,想開點還是比較好。在準備文獻的時候,仔細看了一下由Stanford大學藝術與藝術史學系副教授Paul DeMarinis創作,並獲得2006年奧地利電子藝術節互動藝術類Golden Nica的〈The Messenger〉

在追求科技感與非物質化的數位時代裡,這件作品的呈現方式的確相當特別。〈The Messenger〉是由來自網路的電子郵件所驅動,透過三個類似電報系統的實體介面所呈現。

第一個系統是由26個金屬臉盆所構成,每個臉盆都裝有喇叭並且會播放自己代表的英文字母。當系統收到信件時,會讓代表信件內容的臉盆依序去「讀出」信件的內容。每個臉盆會發出的聲音都不一樣,如:男人,婦女,兒童和老年人等等,而臉盆的金屬材質,也讓聲音藉由不一樣的共振效果,創造出不同且獨特的聲音。第二個系統一樣也是26個,但是是由26個小骷顱組成的,小骷顱身上都穿著標有字母的斗篷。同理當信件藉由網際網路傳達到第二個系統之後,相對應字母的骷髏就會跳動一下。第三個系統則是由26個發著奇異綠色光芒的瓶子組成,瓶子裡裝著的綠色液體是電解液,電解液之中又泡著剪裁成字母的電極。當收到對應的字母時,該瓶子就會通電並產生化學反應冒出氫氣泡泡。

這件作品很早就在1998年完成了,構想是來自於早期的電報系統:26個僕人各自負責一個字母,當電訊傳達到每一個字母時,該字母僕人就念出字母,並由專人紀錄下信件。Prix Ars Electronica 2006的網站上與Paul DeMarinis個人網站,對於這件作品的深度意含,其實沒有太多著墨。但是在這數位媒材當道的時代,〈The Messenger〉能夠跳脫於螢幕之外,並用古老形式來再現數位訊號,確實是相當有創意的作法。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視覺藝術系教授Lev Manovich,在其著名著作《新媒體的語言》(The Language of New Media)一書中,列出了新媒體的五大基礎原則,其中一個原則便是「數值化的再現」(Numerical Representation)。數位時代裡的許多應用,其實都已經非物質化了,取而代之的是電腦當中的01訊號。以〈The Messenger〉而言,本質上是將無物質化的電子郵件實體化到實體空間當中,這讓我想到,在追求速度與便利的現代化社會,很多東西已經被忽略與精簡化了。撇開是否浪費資源不講,我認為人還是需要實質的東西,運用實質的東西在心中會有一份厚實感。舉例來說,生日、新年,我相信每個人若是收到實體手寫卡片,那種心情的愉悅,會遠勝過僅僅收到電子郵件與電子賀卡。雖然不知道作者原意是如此,但是〈The Messenger〉在呈現之上,可以讓人去反思,這個「非物質化」高度應用的年代,人與人的溝通與互動,是否也隨之精簡?回到實體的互動與接觸,是不是才能找回真正溝通的本質?

Related Links:
Paul DeMarinis
The Messenger(via Prix Ars Electronica 2006
慢速感,手工,電子藝術 -關於 Prix Ars Electronica 2006 (一)(via 微型樂園
Jumping letters in red poncho(via we make money not art
Erkki Huhtamo講演Paul DeMarinis的作品(via We need money not ar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