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累積的富饒

圖:Tadao Ando, fotografiert zur Eröffnung der Langen Foundation (ehem. Raketenstation Hombroich) im Sommer 2004 連結自:http://www.flickr.com/photos/krss/3166875352/

濕濕冷冷一整週的春節假期,拿來看川口開治的〈次元艦隊 〉以及安藤忠雄自傳〈建築家 安藤忠雄 〉,真是在好不過了。川口開治這件仍在連載當中的作品,如同沉默的艦隊一般,將艦艇的故事與日本民族對戰爭及美強權的價值觀,深深地刻劃在漫畫之上。而這幾年在台灣相當知名的建築家安藤忠雄,透過這本自傳,除了闡述自身對於夢想奮鬥的過程外,更是鮮明地表達了戰後成長的日本人,對於社會與世界的看法。

〈建築家 安藤忠雄 〉這本書讀起來相當輕鬆,就好像當面跟安藤本人對談一樣,不知不覺就可以透過書本這個介面沈浸到安藤所要表達的意境當中。和安藤先生聊著聊著,不知道為甚麼,我想起一件事情。上個學期某個早晨,正當我把摩托車在學校停車場停好,準備要進入學校開始一天奮鬥的同時,有位老伯,看起來是學校附近的住戶,不知道為何跑了過來跟我高唱大學學歷無用論。對於已經被論文與學術事務轟炸到無力的我,實在不想跟他多作辯解,但他不斷向我以「學技術賺錢至上」的機槍向我掃射,這實在是讓我按耐不住,我只有跟他說:大學學的東西有沒有用因人而異。那天我一直到下午都很火,當然聽聽我說是會感覺這是小事,但是當我以認真的態度面對我每天要處理的事情時,你會覺得這種人既不可理喻,又相當不禮貌。

從國中為了升學而犧牲美術課、音樂課的「國家政策」以來,我們就不斷地被「做什麼才有用」、「做什麼才有錢賺」的基調引領著成長。我不是否定金錢與技能的重要,事實上,我的家是水電行,父母自小都是從貧苦中成長,所謂「學技術才有用」的論點,我想我跟所有勞動階層家庭成長的小孩一樣能深刻了解。但是既然學技術與金錢才是重要的,那麼社會為何不把所有的孩子們全部送去學修車、水電等等從事技能相關的學習,反而卻是長期貶低技職體系教育,而讓小孩永遠以奉行升學至上主義?

我不知道那位老伯聽不聽音樂,看不看電影,看不看電視,他可知他的某些嗜好很可能都是住他隔壁學校學生以「不務正業」的學歷來創作並取悅他的。以更本質的方式來檢視,難道我所撰寫的程式,戲劇系所研究的劇場,舞蹈系所研究的肢體美感,音樂系所鑽研的樂理,這些難道都不是技術?台灣真的很奇怪,為何學術與實務不能好好相輔相成?而是要交互相輕?

我在〈建築家 安藤忠雄 〉這本書當中發現許多台灣的問題也在日本社會中存在,原因我想都是在於文化累積的問題,簡單來說就是社會仍然需要累積一些時間與文化層次感。為什麼我們著迷於西歐古老的街道與氣息?那是因為這是一種安藤提到的「時間累積的富饒」,我們欠缺的就是這種「成熟的都市、社會文化」。在我們能餵飽自己與家人之後,是不是可以開始累積文化上的層次感?好比環保概念一般,自九零年代初期後,環保意識就開始在大眾意識中扎根,而至今我們會發現許多的社會運動也與環保息息相關。我相信文化意識也是會漸漸地在群眾的意念中深度累積,從越來越多的參與藝術活動、中小學越來越重視美術、音樂的課程就知道社會氛圍的改變。

其實這篇文章好像越扯越遠,但這只是我個人的一點牢騷罷了。看了這兩件作品,我一直在思考日本人是如何向世界去說自己的故事與夢想,川口與安藤透過漫畫、建築,分別用自己的方式同樣講著日本人的觀點,但卻又巧妙地談到了我心中的某些想法,兩件作品相當值得一讀。


Related Links:
建築家安藤忠雄(via 博客來書籍館
安藤忠雄(via wikipedia
安藤忠雄:孤獨,也要讓夢想開花(via 快樂工作人雜誌)*次元艦隊(via wikipedia
次元艦隊Opening(via youtube

(觀看全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