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距參展與觀展

Photo Credit: Sand portret, Gerben van Heijningen via flickr.com


Google及其技術合作團隊與倫敦科學博物館(Science Museum, London),於2012年共同展出一項名為Web Lab的展覽(目前已停止服務)。這個展覽非常特別,Google運用自身強大的資源,與眾多合作夥伴打造了一個可以遠距參與、線上與展場兩端互動的虛實整合展覽;本文中,我們來談談這個有趣的展覽,以及相關、類似的科技藝術作品。

Google Web Lab展覽從2012年七月起,在倫敦展出了一整年1,展覽共分為五個部分,包含Universal Orchestra, Sketchbots, Data Tracer, Teleporter, 以及Lab Tag Explorer;雖然我們現在回頭看,許多在展覽中使用的網頁技術,目前已經不是最新的應用了,但當我們關注相關的內容與細節,仍會覺得有趣並且躍躍欲試,這是因為展覽雖然主軸在於呈現新技術的應用(當時而言),但在包裝呈現上,策展團隊則用心規劃與設計出一個讓觀眾能夠自在體驗的環境,並且透過互動,並將觀眾互動的過程,再次成為展覽的內容,讓觀眾成為展覽的核心;接著,我們來看看這五件作品:

Universal Orchestra:
這是一件多人線上協作的音樂作品,參與者可以在網路上,或是倫敦現場,及時加入演奏,系統會指派給參與者一件敲擊樂器,並且讓參與者安排設定音階;網路上的觀眾可以即時透過介面上的Youtube Live直播影像,看到與聆聽自己操作的樂器,以及所有參與觀眾樂器共同運作的結果(現場觀眾當然直接觀察即可)。這是一個很特別的體驗,雖然我人在臺灣,但我會與南美、俄羅斯、冰島、英國倫敦現場的觀眾,一起敲敲打打演奏音樂,非常有趣。

Web Lab – Universal Orchestra from Mark Eats on Vimeo.

Universal Orchestra運作樣貌, 摘自Play Music in Real Museum, See Why Google Web Lab Won SXSW Award by Eliot Van Buskirk, http://evolver.fm/2013/03/14/play-music-in-a-real-british-museum-see-why-google-web-lab-won-sxsw-award/

Sketchbots:
Sketchbots是另一項廣受觀眾喜愛的作品,互動裝置的軟體可以提供拍照,並將你的大頭照進行影像處理,只留下輪廓邊緣;接著,機器手臂就可以在沙盤上,描繪出你的臉。遠端的觀眾雖然無法親身觀看,但是透過Chrome瀏覽器,觀眾亦能從網站上的一個Youtube Live影片,觀看到機器手臂的運作過程。這種打破空間距離的互動形式,讓觀眾以另一種形式「出現」在遠處;以不同形式貢獻資料,間接向世人證明自己的「存在與價值」,似乎在網路世界當中一直是大家樂於參與的事情。

Web Lab – Sketchbots from Mark Eats on Vimeo.

Photo Credit: Science Museum – Google Web Lab Sketchbot, by Nathanael Burton via flickr.com

Data Tracer:
透過搜尋引擎尋找網路圖片,是現代人的平常動作,但若要了解搜尋引擎如何透過最近的伺服器,取得這張照片,就可以運用Data Tracer這個裝置來看看。Data Tracer除了會將資訊傳導路徑,以動畫的方式呈現出來外,還會顯示被搜尋資訊所在伺服器跟Web之間的實體距離,以及搜尋引擎耗費的秒數。

Web Lab – Data Tracer from Mark Eats on Vimeo.

Photo Credit: Exp. 4. Data Tracer, by Richard via flickr.com

Teleporter:
Teleporter 在展場是三座類似潛望鏡的裝置,透過這個裝置,可以用360度的視角,觀看(也可拍照)分別位在德國的模型樂園 Miniatur Wunderland、南非水族館 Two Oceans Aquarium、美國麵包烘焙坊(餐廳) Amelie’s Bakery,而且觀看的影像還是即時的。360度環景、直播影片,在今天的網際網路似乎唾手可得,但在約六年前的2012年,這些應用畢竟還沒有在瀏覽器上普及,算是當時熱門的技術展現。

Web Lab – Teleporter from Mark Eats on Vimeo.

Photo Credit: Rory Hyde, via Under the bonnet of the Internet, url: https://www.domusweb.it/en/design/2013/04/23/under_the_bonnetoftheinternet.html

Lab Tag Explorer:
Lab Tag Explorer則是一項巧妙地將參觀者化為展示內容的的裝置,系統會配置給參觀者一個隨機組成的幾何圖樣,這個圖樣將在螢幕上成為數據統計的基本元素。舉例來說,系統可以即時顯示目前參觀Web Lab觀眾的分類與數量,譬如線上與博物館內的觀眾目前各有多少?或是來自某一地區的觀眾有多少?(下面影片30秒處以現場實體的方式說明,配合投影機與實體繪圖機,在背投影牆動態顯示澳洲參觀人數) 此外,Lab Tag Explorer最特別的地方是,現場觀眾可以印出帶有自己幾何圖形實體卡片,回家後進入網站再度體驗現場的瀏覽紀錄,當然,線上觀眾雖然無法列印,不過也可以透過自己Google帳號再次瀏覽自己的觀展內容。

Web Lab – Lab Tag Explorer from Mark Eats on Vimeo.

Photo Credit: Sharif Sakr, via Google opens Web Lab at London’s Science Museum, because ‘the internet is incredible, url: https://www.engadget.com/2012/07/18/google-web-lab-uk/

Google Web Lab 所展出的這五項互動裝置,其實是從 Chrome Experiment當中的成果衍生而來,展覽目的是試圖透過線上與實體共同參與的互動展示,讓觀眾能體驗當代電腦網路科學的強大與奧妙,以期激發大眾更多的想像力2;而目前兩項裝置(Orchestra and Sketchbots)的原始碼,也在GitHub開放,讓有興趣的人可以建構屬於自己的Web Lab。

這種「多人遠端協作」,「打破時間與空間限制」的作品,都需要各種不同技術才有辦法實現;接著,本文再來介紹另一件非常有名的網路藝術作品 “TeleGarden‘”(譯做電傳花園, 目前已經停止服務),TeleGarden是由Ken Goldberg(現為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教授)與Joseph Santarronmana共同創作3,這是一個透過網際網路,讓全世界的觀眾,可以共同進行農作(或說是園藝)的作品。

從上面的影片我們可以發現,TeleGarden中央有一隻機器手臂,這隻手臂可以進行多樣工作,諸如翻土、播種、澆水、提供照明,以及提供即時影像;網路上的觀眾能透過攝影機,觀察花圃情形,並透過網頁,控制手臂進行各種栽植動作。這件作品與前面的Web Lab類似,都是透過網路的手段,讓群眾在平台上即時、集體參與展覽,且形塑了一個虛擬的公共社群空間,讓「栽種」這件事情以一種所謂的「公共共時性」在虛境與實境中不斷來回進行4。此外,這件作品在酷炫科技之外,還有深深的禪義:作品互動可以透過網路即時進行,即便今天深夜夢中醒來,我心血來潮都可以上網去澆澆水,或是順便種顆種子,但終究我們還是無法影響植物的生長速度。萬物生長有其定律,我們雖然可用科技取消空間時間的限制,但絕大多數的植物生長要素,還是由上帝所掌握的。這作品也似乎在讓人上網反思,在萬事萬物都需要連線的今日,離線狀態算是落伍的嗎5

時間再往前推,來到2001年,”Glyphiti” 是由 Andy Deck 以Java(舊版)與Javascript()設計的多人共繪網路平臺,觀眾可藉由滑鼠,以像素點描的方式,在 32×32 Pixels的規格下進行圖像的描繪。除了自己進行繪製外,平台左方也有過去參與互動的觀眾所留下的圖像紀錄,有時亦會有趣味的事情發生:譬如某位觀眾畫好一個圖像,下個觀眾或許會接著用自己的圖像「補完」隔壁的意象與脈絡。此外,有趣的是,Glyphiti還會記錄參與者作畫的過程,每個月網站都會把這些過程以GIF動畫的方式發布出來,這種類似縮時攝影的呈現方式,可明確呈現作品的變化,將強化參與者對於整體作品的感受度6。讓大家可以以獨創、共筆、回顧等方式,一同參與一項大型的藝術創作。

Andy Deck, “Glyphiti,” 2001 摘自: http://artcontext.org/act/06/glyphiti/docs/index.php , 最新的觀眾所繪製的圖在左上角

從前面幾件作品,我們看到了參與展覽可以虛境切入,亦可實境到訪,而在這種虛實之間,還可協作與共創,當然,這都已經是多年前的舊展覽,少則五年,多則十多年,這些技術在今日似乎稀鬆平常,且有更高明之應用,但這些觀展及參與方式,對於傳統美術館與博物館的參觀方式而言,則是開啟了諸多新的可能性。特別是Web Lab,無論線上或是現場的觀眾,都可以留下自己的觀展紀錄,諸如協奏音樂的錄影、繪製肖像沙畫的過程影片等等,而且這些觀展紀錄,除了可以讓自己進行回顧外,更能透過社群平台進行分享7;這種創造後再分享的概念,我覺得有如「展中展」、「二次策展」的感覺:雖然我是觀眾,但透過展覽,我也是展覽內容貢獻者,並且透過社群平台分享我的體驗內容(如影片、照片、文字、聲音等),我將再次以我的觀點形塑一個我自己的展覽。

Photo Credit: Kevin Kelly@Nextwork via https://www.wired.com/2011/06/kevin-kellys-internet-words/

「平台」對於遠距參展與觀展,是非常重要的基礎,也得力於網際網路的普及與成功,前述作品才能得以實現並提供多人參與。前連線雜誌主編兼創辦人 Kevin Kelly,在 2011 年的 Nextwork 年度大會上,以六個字敘述了現代網路社會是如何構成的,雖然已是七年前的觀點,但今日看來仍然中肯,這六個字分別是:螢幕(Screening)、互動(Interacting)、分享(Sharing)、匯流(Flowing)、即時通路(Accessing)、新生產價值(Generating)8。這六個字其實亦體現了前面提到作品的本質:「一種新的參與價值」,透過了網路,我們可以進行不同層次的互動與分享,這引發了藝術作品更深層的質變。此外, Kevin Kelly 也在文中提到,「分享」這件事將會有隱私權的隱憂,的確,近日所發生的Facebook洩密事件,讓Facebook面臨了嚴峻的考驗。不過,總體而言,傳統博物館與美術館的策展策略,可以更積極納入「虛擬空間的延伸」,運用遠距參與,參展體驗分享等不同層次方式,吸納觀眾進行觀展;畢竟,「互動」、「分享」等等參與方式已經是現代人日常生活的常態。

  1. 請見Google opens Web Lab at London’s Science Museum, because ‘the internet is incredible, by Sharif Sakr https://www.engadget.com/2012/07/18/google-web-lab-uk/
  2. 請參閱相關介紹, https://github.com/googlearchive/ChromeWebLab
  3. 詳細資料請見TeleGarden官方網站: http://goldberg.berkeley.edu/garden/Ars/
  4. 林欣怡. (2009). 作者權轉移:以P2P網路拓樸探測網路集體創作結構的權力移轉. 網路社會學通訊期刊(81).
  5. 請見該作品影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byy5vSg8w8
  6. 林奕均(2011)。《歷史地域》時間與地理座標圖像在互動視覺化之創作與研究(碩士論文)。 取自http://handle.ncl.edu.tw/11296/gs3rbu
  7. Web Lab所有參與過程均會將過程紀錄,目前仍可在Youtube當中找到多數內容: https://www.youtube.com/results?search_query=Google+Chrome+Web+Lab
  8. 原文出處: Kevin Kelly’s 6 Words for the Modern Internet by LENA GROEGER via https://www.wired.com/2011/06/kevin-kellys-internet-words/,  轉引自: Wired 創辦人 Kevin Kelly:欠缺這 6 個網路認知,你就是這個時代的山頂洞人 by 張育寧 via https://buzzorange.com/techorange/2011/06/23/kevin-kelly-6-words-for-the-modern-interne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