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寫作之隨筆

Photo Credit: Wind-Up Bird Chronicle by Garry Ing via Flickr.com

我不討厭閱讀,閱讀嚴格來說是我的嗜好,整體而言,我感覺閱讀對於寫作是有幫助的。近日正在閱讀史蒂芬.金談寫作一書,沒想到也印證了我的看法,該書第四章論寫作,開頭幾頁作者就提到,若想成為作家,務必要遵守「多閱讀與常寫作」….閱讀的目的並不是研究寫作技巧….不知不覺中你自然會學到很多,每一本書都有某些地方值得我們研究。

寫作現在是我工作的一部分,如何精進寫作也是我一直持續探索的議題;感謝我大學同學ASKA的啟迪,村上春樹的作品一直讓我手不釋卷,他的寫作自白「身為職業小說家」常常讓我反覆翻閱琢磨。在該書第六回「和時間為友──寫長篇小說」當中,村上仔細說明他的長篇小說是如何如同工廠般,被「製造」出來。我完全沒有想過,原來一篇文學作品,是需要經過長時間的醞釀,產出,修改,熟成,再修改,反覆修改,以一種逼近臨界點的姿態,反覆將作品粹鍊出來。而文章修改中間有數次的停頓,它稱之為「養生」,除了讓素材熟成外,也是讓自己的熱情冷卻下來,逐漸地用時間去醞釀出最好的作品。對於作品反覆的檢驗都會將時間化為作品的「認可度」,雖然眼睛看不見,但最終一定會產生明顯的差異。這種將自我逼到一種絕對領域的方法,讓我想到了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系李連江教授的「在學術界謀生存」一書所說的,作為一名學者,論文給外審委員審閱就是讓自己進行一種「極限運動」,把思想逼到一種極限,讓自己把文章推向極致,非常辛苦。

另外一方面, 村上春樹也提到,他所撰寫的小說創作有各種篇幅形式,如長篇小說、短篇小說、極短篇小說等等,整體而言如同艦隊一樣,有巡洋艦、戰艦、驅逐艦、潛水艇等。如同村上自許以長篇小說為創作主力,但他也認為短篇小說作為不同的通道,像是用來掌握長篇小說無法掌握的細節,是一種靈活而敏捷的載具。 這也讓我想到,我有訂閱得到App的每天聽本書產品,有一次聽了以撒‧艾西莫夫的經典科幻大作:「基地三部曲」,主講人說到, 以撒‧艾西莫夫在後期與晚年不斷地進行不同的編寫作業,期望的是把整個基地系列貫通為一個主體,我覺得這種作法跟村上有點像,用艦種的集合也是意味著作者在建立自己的敘事體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