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GGAR 1.01

圖:擷取自2008台北雙年展

2008台北雙年展在前幾天剛剛結束,規模真的還滿大的,我自己就去看過了兩次。這次雖然沒有特定展覽主題,但是展品大都圍繞在政治、社會等等議題之上,且展品以錄像為主。美術館一樓後方展示的〈乞丐機器人〉(BEGGAR 1.01),比較算是其中利用電子裝置作為媒材進行創作的藝術作品。

〈乞丐機器人〉所探討的議題相當實際,我個人認為有點類似於以貌取人,或是人們對於穿著來評定一個人的人品。〈乞丐機器人〉是一個由廢電腦零件組合而成的「乞討裝置」,它可以置於各種地點,特別是那些乞討的人無法進入的商場或是特定地點。諷刺的是,以目的而言,它的目的與乞丐都是一樣的:都是討錢,但為何這臺機器較容易獲得人們的駐足與青睞,甚至進而取得金錢?作者SAŠO SEDLAČEK(沙索‧謝拉切克)認為,富人只有在透過科技介面,並保有安全距離之下,才能表現出對於邊緣化族群的同情。

這不禁令我懷疑起觀眾對於施捨的真正動機,「施捨」這個動作是一種基於同情弱者所產生的實際行為,但為何看著SAŠO SEDLAČEK所提供的影片和照片,我發現觀眾的駐足與施捨金錢並不是因為對於乞丐的同情,而是對於該作品的好奇。為何觀眾不會去思考,我幹嘛不直接把錢給乞丐就好了,還得需要經過你這機器人來轉送,也不知道這錢到底有沒有真正幫助到人?作者在2008台北雙年展簡介影片中提到,他製作〈乞丐機器人〉是由於他的國家(南斯拉夫),在共產政黨崩解之後,社會上出現了過去所沒有的乞丐,促使他想要幫助乞丐進入特定場所去乞討,因而製作了這作品。以目的來說,作者的確成功了,也要到了施捨,並且吸引了人們的注意。不過在這層意義之下,我看到的是人性的奇怪現象:施捨恩惠竟然是基於對於新奇事物的好奇。

〈乞丐機器人〉是一台開放原始碼的機器,在台北展覽的1.01版是以四個廢電腦主機外殼、傳統電腦螢幕、兩個光碟機等零件組成,作者歡迎大家造訪他的網站以取得更多相關資訊。這種透過DIY的手段,去對社會與政治的不滿發出抗議,我想相較於美術館內其他的群眾運動展品,顯得溫和友善又極具批判能力。

Related Links:
BEGGAR 1.01(via SAŠO SEDLAČEK
乞丐機器人(via 2008TaipeiBiennial
沙索‧謝拉切克(via 2008TaipeiBiennial
沙索˙謝切拉克 『乞丐機器人 』BEGGAR 1.01 (via Blurtree ‘s Blog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