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o-analogue

Photo Credit: Stefan Kellner via Flickr.com

還記得在去年的上海電子藝術節,德國藝術家Aram Bartholl與荷蘭V2一起帶來「城市空間.玩樂時光」Workshop,以及參與新藝術創作研討會的精彩發表,都讓我對這位友善又具親和力的藝術家印象深刻。Aram Bartholl的個人網站上,他明白地點出自己的創作主題為:「網路世界需要用何種姿態呈現,才能在我們所處的真實世界產生意義?」「數位世界到底回饋了什麼到我們所處的世界?」「數位革新是如何影響著實體的世界?」從這三個要點我們不難發現,這位藝術家所關注議題在於虛擬空間與人們之間產生的實質交互作用。

Aram Bartholl的作品都相當有趣,打從他自德國柏林藝術大學(University of the Arts UdK Berlin)建築系的畢業作品〈Bits on Location〉開始,他便多產地創做出許多有趣的作品探討網路與實體世界交互議題。其中如〈de_dust〉〈First Person Shooter〉〈Map〉〈Chat〉〈1H〉〈256²〉等等借用線上遊戲Counter-Strike、魔獸世界、Second Life與Google Map等等網路世界的物件,重新落實到現實世界中放置或運用,看看這些虛擬物件如何與真實世界產生連接?關於這些作品,臺灣科技大學工商業設計系梁容輝老師,以探討人類的感知與體驗所運用的譬喻法(Metaphor),舉了前述某些作品當作例子所撰寫之文章,相當值得一讀,可以藉以了解作品探討主題與運用方法。

初次看到Aram Bartholl的作品,是運用Google Map標記的〈Map〉這件作品。這個作品相當有意思,作者自己做了一個木架子,外層包覆上了如同Google Map上面的紅色標記的外皮,換言之,他把Google地圖中的標記記號實體在現實空間之中。他親手製作這個實體巨型標記,且樹立在公共空間之中並將過程紀錄成影片。第一眼看到這個作品的人,相信都會覺得很好笑,這種好笑是那種錯愕跟荒誕的感覺,為何明明是虛擬世界的東西,會實際豎立到真實世界來?誠如作者在創作中提到的:「Transferred to physical space the map marker questions the relation of the digital information space to every day life public city space. In which way will location related data from the net become ‘visible’ in physical space? How is reality and truth balanced between the physical world and the net data space?」虛擬世界的地理資訊,需要怎樣的方式才能以可見的形式對應到我們的真實生活周遭?而真實又是如何在虛擬與現實當中保持平衡?

基於前述提到的觀點,雖然不知道恰不恰當,但我想到了法國思想家尚‧布希亞(Jean Baudrillard)所提出的「擬像」一詞。所謂擬像,就是那些沒有以實體物作為依據的符號,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就是迪士尼樂園。它之所以為擬像,在於它複製於無形,以及它描繪出一個虛擬區域,也就是說,它並不是從任何有形的物件複製而來,是一種虛構的東西。在資訊科技進入高度發展的今日,媒體不斷地在創造擬像,而沒有再現的功能,在這擬像「統治」的世界中,何謂真假、虛實,已經無法辨認,人們就活在這樣的擬像資訊之下。就如同電影駭客任務(The Matrix)一樣,社會所產生的擬像是「母體」所建立的一切事物,但「真實」卻是機器豢養人類以作為能源的殘酷事實。

在2008上海電子藝術節藝術家歡迎酒會上,Aram Bartholl很客氣地與我們聊天交流,在談到他這一系列稱為「neo-analogue」的作品時,我問他是否他要找出虛擬資料在空間再現的新應用?他搖搖頭。的確,很顯然的,我問錯了問題。在更精確了欣賞過他的作品之後,Aram Bartholl應該其實是要拋出一個介於虛擬與現實問題,在這個擬像充斥日常生活周遭的年代,到底虛擬的資訊該怎樣再現於實體空間中,並且與真實取得一種平衡?藝術家的作品或許不一定能找到問題答案,但是卻提出了一個我們應該反思並注意的問題。

Related Links:
Aram Bartholl
〈Map〉(via Aram Bartholl
Metaphor and Form(via jazzliang’s thinking

Map from aram bartholl on Vimeo.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