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imote Beacons 購買與SDK安裝

Photo: Jonathan Nalder via flickr.com

Estimote Beacons_real world context for your apps2015-03-28_17-24-10一直於iBeacon的應用感到很有興趣,三月初,由於實在很喜歡Estimote Beacons的外型,就順手刷了下去。其實購買非常簡單,只要你有信用卡,從estimote.com首頁買下去就可以了,一套內容有三個Beacons,總共99美元(不含運費),大概一周左右就會送到。讓我比較有趣的是,我以為這三個Beacons會從美國來,沒想到我訂購之後的第四天早上,有一位小姐打來說她是UPS的人,問我說有沒有從波蘭訂一個包裹,我一邊納悶一邊說對,後來仔細查資料,才發現的確Estimote在美國與波蘭都有據點

舞蹈的內碼

Animation of dancer’s traceforms in One Flat Thing
摘自:http://synchronousobjects.osu.edu/media/inside.php?p=gallery

回頭看看上一篇網誌,已經半年沒有發表一些心得了。這半年好好休息了一陣子,也想了一些事情,猛然覺得,網誌還是自己生活中需要持續的一件重要的事,希望下次不要又荒廢這麼久才好。

上週聽了安曼小姐的介紹,知道松山菸廠有本屆台北藝術節的不錯展覽,也就是「佛塞同步-威廉‧佛塞新媒體藝術系列展覽」。幾個月沒來松菸了,許多工程似乎都已經開始進行。而有別於身為廠商的心情,以觀眾的身份來拜訪松菸,感覺實在不太一樣。這扯遠了,趕快來談談這次的展覽。

QT113 非接觸式開關

Photo Credit: Alan Levine via Flickr.com

最近公司的案子要作一些讓使用者實體觸碰而觸發程式效果的功能,簡單來說,就是像有一種觸控檯燈,當你摸一下就開一段燈光,摸第二下再開一段,或是直接關燈的那種效果。過去,公司曾在故宮也應用過這樣的開關,我和同事從古早的工具箱中,翻出了還剩餘十來片的QT113 Module來用,很多廠商都會應用這顆QT113 IC來製作Module,我們這顆叫做”E3-5A”。

觀看的方式

圖:Visualizing Friendships
連結自Visualizing Friendships By:Paul Butler

上週的新聞報導了Facebook的實習生Paul Butler,將Facebook十萬對互為朋友之用戶所居住的城市、以及城市間的人際網絡有條理地運用軟體分析並視覺化出來,其結果就是上面這張圖。Paul Butler的這張分析圖,或說這這份作品,在程式運算時,會以點標示每個使用者所在的城市,並且兩兩用線連接之間有互為朋友的都市。Paul Butler還適切第加入了一些影響視覺呈現的變數,導致於某些城市間若互為朋友的Facebook用戶越多,其線段在圖上顯示的層級就會比較貼近表面,並且依表面到底層依序定義從白、藍一直到黑的顏色漸層,因此,若某兩城市間與彼此的Facebook朋友群越多,連接線顏色會變得最白。

2010上海世博會(2) – 英國館&Troika

Photo Credit: Richard Bao

上一期以日本建築師藤本壯介為封面的AXIS Magazine八月號,中島恭子在其中一篇專文當中介紹了於2010上海世博會英國館外牆擔任設計的三人團體:Troika。這讓我想到上次進入英國館還真是運氣正好,趁著約晚間八九點人潮漸漸散去,在閉館前夕我快速排了進去,雖然有些昏暗,但是也適度襯托出Troika某幾件設計的細膩。

2010上海世博會(1) – 上海聯合企業館

Photo Credit: ESI Design via Flickr.com

相當幸運地,趁著上個月到上海文博會出差,老闆額外給我兩天去參觀上海世博。參觀這樣難得的盛會,地點又近在咫尺,沒有寫篇心得報告實在是對不起大家,也對不起自己,更對不起公司…好像扯太遠了。

從光體到駭生物

Photo Credit:  via Flickr.com

重回職場已經兩個多月了,在南港附近逛逛,竟然也發現一些以新媒體創作的公共藝術,像是位在南港軟體園區F棟由陶亞倫老師創作的〈光體〉就是一件完全與建物大廳融為一體的經典作品。

2009 日本交流參訪之旅 – NTT ICC

圖:NTT ICC Entrance By:dpape ,連結自:http://www.flickr.com/photos/dpape/2733485407/

繼續回到上次的話題,2009年底的日本行。話說行程進入第二天,由於晚上就要飛福岡,所以這天簡直就跟急行軍沒什麼兩樣,點多、時間短,當兵沒操到都在這裡操了。

週末早上九點多的新宿西口街頭,感覺上班族不多,而年輕人倒是不少,感覺像是冷到透明的空氣,在朝陽的照射下讓新宿街頭感覺亮得很神奇。和老闆到一家牛丼店吃早餐,還滿不錯的,熱熱的飯馬上就讓我很有精神。再次搭上京王電鐵,又來到了初台站,東京新國立劇場的擺設感覺與三年前差不多,上次是於聖誕節前夕來的,這次也是看到不少為了歲末而準備的裝飾。

手扶梯上了四樓之後,又看到了同樣的ICC門牌,這次我想說在門口拍個全景,但是卻馬上被眼尖的櫃台小姐制止,真是有點丟人。ICC的格局沒有什麼不同,依然是個都會當中的中型展間,寸土寸金的東京新宿,能有這樣的空間,我想其實還不錯。Open Space這次的長期展示中有幾件滿有名的作品,像是Rafael LOZANO-HEMMER的〈Frequency and Volume〉藤木淳的〈2.5次元の世界〉岩井俊雄的〈其他時空~白軟糖監視器〉等等。這次ICC需要另外購票進入的特展則是奧地利的 Coop Himmelb(l)au 建築師事務所的概念作品,顧名思義,大家可從作者大概推敲出這次展出的兩件作品應該會是探討空間上的問題。

我很喜歡Coop Himmelb(l)au 他們對於未來建築提出的前衛概念,他們認為建築將是可以適時反饋居民的感受與行為,換言之就好像房子是活的一樣。我想到有人提過,歐洲古老的建築是活的,因為古蹟還是作為日常活動的場所,就好像西北歐最大的哥德式天主教教堂York Minster,超過八百年的歷史,仍然照常開放與運作,一直讓2005年當時初訪英國的我震躡不以。除了驚嘆它的巧奪天工之外,進入到肅穆的教堂並沉浸在數百年來的人文、生活與精神累積的空氣當中,是一種難以用筆墨與鍵盤形容的感受,真切的讓人覺得建築是活的。

圖:Astro Balloon 1969 Revisited-Feedback Space〉,Coop Himmelb(l)au  連結自:http://www.ntticc.or.jp/Archive/2009/CoopHimmelblau/Works/index.html

回到這次Coop Himmelb(l)au的作品當中,其中作品〈Astro Balloon 1969 Revisited-Feedback Space〉是個巨大的透明氣球,內部放置著不鏽鋼的握把,在旁解說的ICC人員跑過來,告知我可以把手握在握把之上,不一會兒,整個氣球開始有著與我心跳相同頻率的光影、聲光與脈動效果,這種感覺很特別,透過這跟如同跑步機上偵測脈搏類似功用的感測器,整個巨型的、壟罩在我之上的構造體,竟然有如我的延伸一般具有生命,並開始活了起來。我不瞭解建築,但是單就以建築作為居民的感官延伸,以及讓建築即時反饋居民的腦波、生理狀況等等生物特性,好像都與未來的智慧型建築相同,而這件作品的雛型是合併分別於1969年以及1971年所提出的兩件作品統合而來,更可以看出他們的前衛思想。我想或許作者最想要深度表達的是,是否在人的精神層面上,能夠與建築融合,並適切地反應在環境上吧?

Related Links:
COOP HIMMELB(L)AU: FUTURE REVISITED(via ICC Online
ICC OPEN SPACE 2009(via ICC Online
York Minster
City of Gold: York Minster at Dawn(via My Little Belly

(觀看全文…)

[ + – × / ]王仲堃 – 聲音裝置個展 & 意念誌 – 林豪鏘個展

最近在DAC有很不錯的雙個展,分別是台灣聲音藝術新生代的「中堅」王仲堃(他本人問我誰是兩邊?),以及台南大學林豪鏘教授的個展,同時在DAC進行展覽,錯過實在很可惜。沒想到週末下著頗大的雨,除了搞得剛剛洗好的白帆布又白洗了,腳也濕答答的,這樣實在很難有個好的看展心情。不過不知道這算不算好運,可能是下雨的關係,DAC的觀眾有點少,因此可以盡情的跟王仲堃本人討教許多自身創作的問題。

下午排定的行程是藝術家導覽,真是太棒了,這次王仲堃的新作共有兩件,分別是〈另一種音景〉(another soundscape)與〈空.器#2〉(Kong.Qi #2)。〈另一種音景〉乍看之下很像纜車的模型,以兩側鋁架配合數條細鋼索搭建起的結構,上面有許多黑色方形的小車正在運作著。而小車群的上面,則是一個像是天線架的東西正在來回運作著。這件作品如同王仲堃一直以來的創作一樣,也是要去發掘「聲音的本質」,他說:「如同地景叫做Landscape一樣,所謂的『音景』有人叫做Soundscape」,而這件作品,就是利用來回運作天線般的接收器,去偵測「纜車」的運作軌跡,並將其視覺化在一旁的螢幕之上,這樣的軌跡,最後會被拿來作為本週末的聲音演奏呈現的素材。

這實在是相當有趣,特別是在常見的資料視覺化之外,仲堃還能把視覺化後的資料進而轉為聲音呈現。原本的纜車隨機移動軌跡,被天線接受轉為電子訊號的數據之後,透過程式轉為波形,波形再用透過振動產生壓力波,進而成為聲音。這一連串的過程都讓我對這件作品駐足良久,玩味再三。雖然作者探究的是聲音的本質,但是資訊的本質在眾多媒介的傳遞之下,不斷地轉換,也造成了這件作品的趣味所在。實在是很讓人期待週六的表演阿!!!

[ 另一種音景 ] another soundscape from wvcb on Vimeo.

另一件作品〈空.器#2〉,則延續仲堃前作〈聲瓶〉的機構而來。豎在地面的長條柱狀物,乍看之下好像沒什麼特別,走進一看才發現原來柱子上佈滿了空氣噴嘴,而感測器也因為人的接近而開啟電磁閥進行強力的噴氣。這實在是很好玩,隨著你的靠近,噴嘴也從緩慢噴氣變成連發。這件作品在探討是否能用觸覺去感受聲音的傳遞與存在,這的確是一個很有趣也值得探究的一個發想,從聲音一般最原本藉由耳朵的接收模式重新打破,變成運用其他受器來接收音頻,雖然很顛覆想法,但也未嘗不是對聲音本質進行深度剖析的一種新手法。

[ 空.器 #2 ] Kong.Qi #2 from mttgwh on Vimeo.

若是和自己的作品相比較,當然我還是佩服仲堃在作品的完整性與實踐的能力,不過對於創作探討的內容,我相當高興剛好與他正在進行著不同手法但本質類似的探討。他針對聲音作本質性的探討與轉化,而我的前作耳邊風與畢業作〈Data.Dip〉則針對網路資訊的本質作研究,也剛好我們都運用了觸覺當作觀眾對於藝術作品的接觸面。誠如仲堃所言,他認為光就「聲音的本質」可以探討的就已經講不完了,其實資訊的本質我想的確能夠在深度進行實驗,就算聲音也能說是一種資訊型態,資訊的傳遞、編解碼過程,都可以用不同的媒材延伸呈現,在讓觀眾參與的過程中,試著用不同手法將所謂的「本質」傳達出去,我想,這就可以稱為是一種藝術。和仲堃聊得很高興,他還不藏私地讓我進入展覽小間看看他的其他「纜車」,並且告訴我哪個角度拍攝纜車最好看,真是太感謝了!最後,我佩服地跟他說,你的作品一直以來不但完整度高,而且裁切、包裝都很漂亮,他笑笑地說:「這是基本的吧?」,的確,這樣的作品會很花錢,但是比起最後的功虧一簣,作最有誠意的完美呈現,我想他的確稱得上是優秀的藝術家!(中間的喔 XD)

另一個展區是林豪鏘老師的作品,也是相當精彩,主要以攝影機與人互動為主,相當有意思,可惜林老師不在現場,要不然可以好好討教,林老師的作品留待下次介紹。

Related Links:
[ + – × / ]王仲堃 – 聲音裝置個展(via 台北數位藝術中心
意念誌 – 林豪鏘個展(via 台北數位藝術中心
Soundscape(via Wikipedia

(觀看全文…)

時間累積的富饒

圖:Tadao Ando, fotografiert zur Eröffnung der Langen Foundation (ehem. Raketenstation Hombroich) im Sommer 2004 連結自:http://www.flickr.com/photos/krss/3166875352/

濕濕冷冷一整週的春節假期,拿來看川口開治的〈次元艦隊 〉以及安藤忠雄自傳〈建築家 安藤忠雄 〉,真是在好不過了。川口開治這件仍在連載當中的作品,如同沉默的艦隊一般,將艦艇的故事與日本民族對戰爭及美強權的價值觀,深深地刻劃在漫畫之上。而這幾年在台灣相當知名的建築家安藤忠雄,透過這本自傳,除了闡述自身對於夢想奮鬥的過程外,更是鮮明地表達了戰後成長的日本人,對於社會與世界的看法。

〈建築家 安藤忠雄 〉這本書讀起來相當輕鬆,就好像當面跟安藤本人對談一樣,不知不覺就可以透過書本這個介面沈浸到安藤所要表達的意境當中。和安藤先生聊著聊著,不知道為甚麼,我想起一件事情。上個學期某個早晨,正當我把摩托車在學校停車場停好,準備要進入學校開始一天奮鬥的同時,有位老伯,看起來是學校附近的住戶,不知道為何跑了過來跟我高唱大學學歷無用論。對於已經被論文與學術事務轟炸到無力的我,實在不想跟他多作辯解,但他不斷向我以「學技術賺錢至上」的機槍向我掃射,這實在是讓我按耐不住,我只有跟他說:大學學的東西有沒有用因人而異。那天我一直到下午都很火,當然聽聽我說是會感覺這是小事,但是當我以認真的態度面對我每天要處理的事情時,你會覺得這種人既不可理喻,又相當不禮貌。

從國中為了升學而犧牲美術課、音樂課的「國家政策」以來,我們就不斷地被「做什麼才有用」、「做什麼才有錢賺」的基調引領著成長。我不是否定金錢與技能的重要,事實上,我的家是水電行,父母自小都是從貧苦中成長,所謂「學技術才有用」的論點,我想我跟所有勞動階層家庭成長的小孩一樣能深刻了解。但是既然學技術與金錢才是重要的,那麼社會為何不把所有的孩子們全部送去學修車、水電等等從事技能相關的學習,反而卻是長期貶低技職體系教育,而讓小孩永遠以奉行升學至上主義?

我不知道那位老伯聽不聽音樂,看不看電影,看不看電視,他可知他的某些嗜好很可能都是住他隔壁學校學生以「不務正業」的學歷來創作並取悅他的。以更本質的方式來檢視,難道我所撰寫的程式,戲劇系所研究的劇場,舞蹈系所研究的肢體美感,音樂系所鑽研的樂理,這些難道都不是技術?台灣真的很奇怪,為何學術與實務不能好好相輔相成?而是要交互相輕?

我在〈建築家 安藤忠雄 〉這本書當中發現許多台灣的問題也在日本社會中存在,原因我想都是在於文化累積的問題,簡單來說就是社會仍然需要累積一些時間與文化層次感。為什麼我們著迷於西歐古老的街道與氣息?那是因為這是一種安藤提到的「時間累積的富饒」,我們欠缺的就是這種「成熟的都市、社會文化」。在我們能餵飽自己與家人之後,是不是可以開始累積文化上的層次感?好比環保概念一般,自九零年代初期後,環保意識就開始在大眾意識中扎根,而至今我們會發現許多的社會運動也與環保息息相關。我相信文化意識也是會漸漸地在群眾的意念中深度累積,從越來越多的參與藝術活動、中小學越來越重視美術、音樂的課程就知道社會氛圍的改變。

其實這篇文章好像越扯越遠,但這只是我個人的一點牢騷罷了。看了這兩件作品,我一直在思考日本人是如何向世界去說自己的故事與夢想,川口與安藤透過漫畫、建築,分別用自己的方式同樣講著日本人的觀點,但卻又巧妙地談到了我心中的某些想法,兩件作品相當值得一讀。


Related Links:
建築家安藤忠雄(via 博客來書籍館
安藤忠雄(via wikipedia
安藤忠雄:孤獨,也要讓夢想開花(via 快樂工作人雜誌)*次元艦隊(via wikipedia
次元艦隊Opening(via youtube

(觀看全文…)